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青杨

拆穿一切美丽的谎言

 
 
 

日志

 
 
关于我

知名时事评论家

网易考拉推荐

风青杨:中国为什么必须彻底清算文革思维?   

2014-03-25 08:0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宣部原副部长王大明,近日在接受《思想者》采访时表示:“谈解放思想,须彻底清算文革思维。”“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文革”的极左年代“造神愚民”,根本没有思想自由,也不允许每个人思想,人们只能有一种思维,一种语言,一种表述,而且连顺序都不能改变。这种思想僵化的状态下何谈民主,何谈平等,何谈尊严,何谈创新……人才怎么可能涌现?社会还能发展吗?所以,今天无论是发展生产力,还是解放生产力,都必须走出“文革”思维。(324日中国青年报)

 

什么是“文革”思维?兹举其数端:血统论、武斗情结、领袖膜拜、栽赃污蔑扣帽子式批判、劫富济贫式泛平均主义、决不饶恕斗死斗臭的极端仇恨、从肉体上消灭观点异见者等等。如今尽管“文革”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文革式的思维,已经谬种流传。文革虽然在官方文件里被彻底否定了,但对文革的回忆、记录甚至反思时常被禁止。相反,对文革十年的肯定乃至称颂却悄然而起。现实中,网络上,呼唤文革的人,比比皆是。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也有。

 

那些怀念文革的人理由似乎还很充分,认为那个时代社会公平公正公开,也不象今天腐败横行,更激动人心的是可以随便将官僚打倒批臭,让官员每天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然而,要解决官僚集团的腐败问题,要解决严重的贫富差异问题,要解决社会不公司法不公等等问题,这种狂风暴雨般的运动手段看似过瘾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最终的结局只是又一批无法无天的人取代现在的权贵利益集团。

 

十年“文革”期间,且不说多少冤假错案,在数不清的“武斗”和镇暴中惨死的红卫兵就有多少?如果真把今天在风调雨顺中长大的年轻人放回“文革”社会,那样的日子恐怕连一天都过不了。想象一下,你无意做了件小事,身边马上有思想“积极分子”打你报告,上纲上线给你扣帽子,他们阶级捞取政治资本,哪管你死活,这些你是否能忍受的呢?特别是这些告密者还是你最亲的人!要知道文革时期告密之风颇为盛行。儿子会向父亲抡起铜头皮带,丈夫可能是出卖妻子的“犹大”。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是个连跟亲近的人都不能讲真话的时代,因为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互相出卖是很普遍的现象。在那样的道德环境下,即使幼稚的中、小学生也是很有心计。 

 

想象一下,那时的人们都被禁锢在一地终身不得迁移,农民你就老老实实一辈子在家种地,除了当兵和考学。想出去打工都不行,你受得了吗?想象一下,你的出身就定好了,你有幸生在贫农家,那找你麻烦的就少些,万一你身在地主富农家,那你从小就定了终身了,地主反革命的后代,你终身就在批斗中过,你能忍受的了?想象一下,大好青年到农村锻炼,注意不是短时间,有的好几年回城,有的终身回不了城,好些漂亮女知青为了回城在村干部的威逼利诱下被迫出卖肉体换来一张回城的票,这些发生在你身上你是否能接受?

 

想像一下,贴大字报、互相揭发、游街、批斗、黑狱、秘密处决、武斗,还可踢断老爹肋骨,当然伙食主要是草根树皮。人们手举“红宝书”,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做语录操,跳忠字舞。发猪肉票,布票,粮票,工业品票,一切都限量供应;切断与国外的一切联系,了解国外只能看《考考消息》,没有娱乐,没有互联网,电影就是八个样版戏来回倒。每天除了正常工作,晚上7点到9点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读报纸、读文件……那些文革的支持者们,你们谁先来试试?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却看到一个怪异的现状:文革作为一场官民共同承认的“浩劫”,却变成受害者和加害者共同守护的禁区。官方不会公开谈论,受害者不堪回首,加害者不愿反思,后来者不甚了了。绝大多数文革史料,要么被封锁在黑箱中,要么腐烂在参与者的记忆中,老一代三缄其口,新一辈不求甚解。在这种状况下,要中国人反思文革很难,要权贵乃至利益集团反思文革更难!因为,文革的历史包袱都是沉甸甸的,似乎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中国的传统思维。

 

回想当年对文革的后续处理过程,针对文革施害者的法律正义的缺席,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当年对文革责任追究的不彻底,更多的是出于现实政治考量,以“宜粗不宜细,宜宽不宜严,宜少不宜多”为原则,因此“处理这类历史问题,要宜粗不宜细,宜宽不宜严,只要犯错误的干部认识了错误,做了自我批评,或者组织上已经做了处理,就不要没完没了地算历史旧帐”(《人民日报》),但这等于是用组织审查取代了法律正义,用政治结论取代了历史正义。

 

当然,这个遗憾背后,有当时的形势使然。弥补这一遗憾的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寻求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历史正义。但可惜的是,近些年来,对文革的反思非但没有深化,反而出现了不少怀念文革的噪音。这种现象,显然与文革历史真相的披露是否充分有莫大的关系;仅仅满足于用政治结论来反思文革,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反思,必须建基在历史真相之上。披露历史真相,寻回历史正义,才是卸下历史包袱,轻装前进的一劳永逸之法。

 

正如北京学者,中央民族学院哲学系教授赵士林十八大之前提出的清算文革的建议:“针对文革复辟的危险,希望大会就文革问题形成决议,彻底清算文革罪行,允许学术界研究反思文革历史,建文革展览馆,在学校历史课程中编写文革单元,教育年轻人了解文革历史,并以代表大会名义向人大建议立法定鼓噪文革为反人类罪,危害国家安全罪……”一个民族应该把自己最令人痛心的教训当作一面镜子,时时檫拭,时时映照,以便一代又一代的人不重犯历史性的失误,使整个民族能够持续进步。(文/风青杨  微信号:fengqingyang8964

 

版权声明

网络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报纸杂志用稿需微博私信取得授权侵权必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5253)| 评论(5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