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青杨

拆穿一切美丽的谎言

 
 
 

日志

 
 
关于我

知名时事评论家

网易考拉推荐

风青杨:如何破解中国各城市的打车难?   

2013-01-18 08:3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垄断是中国打车难问题的祸根

 

为缓解北京打车难的局面,日前,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对出租车管理推出史上最严处罚措施——出租车司机出现拒载、侃价等行为,将视情况轻重停岗13年;列入行业黑名单的驾驶员不得再次录用。处罚规定虽然非常严格,但业内人士认为实际操作起来却难有改观。面对最严处罚,出租车司机只需要按下暂停营运标志,把车停在允许停车的位置,就构不成拒载。对此有学者更是表示,最严处罚规则太过关注细枝末节,不能从根本上缓解打车难问题,若想解决,必须改变甚至取消出租车公司运营模式。

 

的士司机为何在高峰期躲活?


    时下,不仅是在北京,打车难成为很多城市普遍问题无论是在京津沪这样的大都会,还是像合肥、济南这样的省会城市,或者三线地级市都不同程度存在着。打车难,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城市病。尤其是在拥堵路段、上下班高峰时段、重要节假日或是遇上恶劣天气,打坐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奇怪的是,乘客打不到车心里有气,出租车司机也抱怨连连,说这行太难做,不拼命干就挣不了钱。为什么过去的10年里,各级政府也试图努力改变出租车业的问题,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然而该行业的问题却并未得到根本性的改观,矛盾反而趋于尖锐。

 

有的市民认为打车难的原因主要是车少人多,其实不然。相比北京出租车覆盖面大约是300/辆,香港的覆盖面约为394/辆,但在香港打车却相当容易。但为什么越是下雨下雪和上下班高峰,司机越是不愿出车呢?司机们都算经济账:路这么堵,油价这么贵,雨雪天剐蹭风险又高,公司又不给上齐保险,谁愿意去跑啊。如今愿意干出租的司机越来越少,十年前,北京司机热情、爱侃大山;如今,司机压力大、冷若冰霜。当年高收入的出租车司机群体,在经历了10年的发展变迁也已经变成社会底层群体,连轴转也未必能赚到钱,成为多数出租车司机的心声。

 

面对打车难问题,一边是市民直喊打车难,一边是出租车司机一肚子的委屈。以北京为例,北京有上万辆出租车在高峰期躲活儿,有司机师傅算了一笔账,目前日益拥堵的首都交通,导致出租车在高峰期不得不低怠速行驶,而低怠速行驶五分钟才增加一公里的租价,这样即便堵上一个小时,也只多12元的进账,但多耗的油钱往往已经超过此数,因此许多出租车把交活时间放在高峰期,甚至宁愿休息也不上路行驶,并且不愿载客前往可能出现拥堵的路段。

 

都喊打车难究竟难在哪

 

目前,国内的出租车行业有三种经营模式,分别是北京模式、上海模式、温州模式。北京模式就是租赁经营和承包经营模式,即由公司取得经营权以后,买车租给或承包给个人;上海模式则是公司化的经营模式:经营权归公司,所有从业人员均实行公司化管理,按正规程序招聘上岗;第三种为温州模式,全部放开市场,一台出租车是一个经营个体,为个体经营模式。

 

目前许多出租车公司普遍的做法是,很多出租车公司拿到经营权后,自己不营运,而将经营权转包给小公司,小公司再转包给主驾驶员,主驾驶员再分包给副驾驶员,副驾驶员再分包给顶班驾驶员,这样层层转包,每转包一次,就盘剥了一次利润。驾驶员成为金字塔的最底层,利益链条的最末端。驾驶员的各级上家只管坐收份儿钱(承包费)规费,从而导致出租车行业利益分配严重不公,并衍生出一个专靠公司化剥削牟取暴利的食利阶层

 

这就导致了大部分出租车司机面临着巨大生活压力,有一句话叫每天一睁开眼睛,便欠人家车主的钱,生病了也得爬起来,谁让你是包车司机呢?对没牌照,出卖苦力的司机而言,一方面因为别无他店,唯有我车的垄断格局造成司机大面积存在拒载、挑客、甩客,甚至强行拼客等霸道与抢劫行为;另一方面,他们又普遍面临牌照所有者公司或车主的高额车份钱之盘剥,处境艰难。这些都影响了他们的从业积极性,最终受气的只能是乘客。

 

垄断是中国出租车业所有问题的祸根

 

打车难问题,究其根本是体制问题,出租车公司运营的模式问题长期的垄断经营让出租车公司依然旱涝保收。在出租车利益链条中,甭管油价涨了多少,燃油费补贴几何,司机如何辛苦,出租车公司固守的份子钱都仿佛固若金汤那么出租公司拿了大头,到底干些什么呢?曾问一些司机,他们大叹苦经:也就是每月开开会啦,学习学习啦,有人投诉教育教育啦,假如不要公司,咱们肯定干得更好!司机的话,固然未可全信,但也颇有道理。因为当出租车司机福利无法得到保障,工作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之时打车难自然形成恶性循环。

 

破解打车难,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在法国,公司经营模式下,司机有薪酬司机、公司司机和股份司机三种不同模式;美国纽约的运营模式分为个体经营和公司经营两种;香港特区政府推行配额拍卖出租车牌照的制度,但个人可以参与拍卖,避免少数公司垄断。背后的基本思路,是减少市场管制,更多借助看不见的手来调节。

 

由此看来,出租车公司根本不值得政府部门如此留恋,留着它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权力寻租、权钱交易、行贿受贿这样的字眼,因为出租车公司之所以能够存在并且轻轻松松挣大钱,所依恃的无非是一个出租车特许运营权。撤销出租车公司,必将大大节省运营成本,还可以减少腐败的机会,司机收入亦将大幅提高,出租车业必然迅速发展。倘如此,京城打车不再难,指日可待矣。(文/风青杨)

  评论这张
 
阅读(691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