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青杨

拆穿一切美丽的谎言

 
 
 

日志

 
 
关于我

知名时事评论家

网易考拉推荐

查韦斯为什么不想死?  

2012-04-12 08:5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近日在参加其家乡举行的一场弥撒时,查韦斯流泪请求上帝赐予其生命,称他“还要为委内瑞拉及其人民做更多事”。查韦斯还说:“倘若命该如此,只能坦然承受。尽管人世多苦,但仍祈求上帝赐我生命。我能背负100座十字架,戴上荆棘冠,但请别带我走,我还有壮志未酬。”看样子查韦斯的确不想死,但上帝却己经准备好和他握手!

现在的查韦斯,已经病入膏肓。如果查韦斯真的为国家负责,此时此刻,查韦斯应该放弃权力,在头脑比较清醒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权力移交给合法的继承人——他的副总统,以防范自己突然去世而引发的混乱甚至动荡。因为万一查韦斯突然告别这个世界,查韦斯的潜在继承者们就会开始一场激烈的权力纷争。但查韦斯却没有放弃权力的迹像,甚至为了稳固权力,他还隐瞒自己的病情,在法定的期限内露面以稳定人心。查韦斯不放弃权力,往好里理解,是坚持自己的理想,往坏里想,是贪恋总统职位所带来的权力。

政治强人为什么都恋栈权力?
 
在过去的2011年里,独裁者们一个个相继倒台。萨达姆被挂了,本阿里被判了,穆巴拉克被审了,卡扎菲被毙了。他们有三个共同点:一是执政几十年致死不放弃权力;二是都想在自己老死后把政权交给自己的儿子;三是都有数以百亿计的美元私人财产存放在海外银行。看来独裁者们,在军队在手强权在握的时候,没有人会愿意放弃自己已经飘飘欲仙地坐了几十年并且打算“千秋万代永流传”地坐下去的“天下”。

有人说,当一个人军队在手强权在握的时候,除了枪炮之外他是听不懂任何语言的,就象现在狂呼“战斗至死”的巴沙尔一样。独裁不但深深地压迫着人民,而且也深深地毒害了独裁者自己。他们坚信,自己一旦坐在独裁者的宝座上,就应该坐到各千秋万代地老天荒,就应该有随意处死异议者的权利,就应该拥有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力,直到他自己被同样的暴力推翻,直到自己面临“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换取生命”的“最后的时刻”。但面对最后的死亡时,没有人不愿意放弃江山放弃所有的一切象一个普通人那样活着,从萨达姆卡扎菲到不久以后的巴沙尔,没有会愿意放弃生命。

政治强人的恋栈,一是其下台后自身安全的顾虑,促使其不惜代价紧抓权力不放。卡扎菲拒不交权,一部分原因是他退出权力的路已经堵死,他一旦失去权力,下场肯定更凄惨。而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切特害怕下台,就是因为其台上时作恶多端,害怕被仇家清算。事实证明,皮诺切克下台后,曾在英国被捕,并在国内一直缠诉不断。他们的下场,令独裁者们认为放弃权力不是一个好主意。

另一方面是起于权力欲。习惯了指点江山的领袖生活,对周围关系的支配欲,使其身边聚拢了一大群打造其权力神话的亲信。在亲信的蒙蔽下,他过高的估计了个人能力,依然天真的认为人民离不开他的领导。穆巴拉克在离开开罗的最后时刻,其身边的亲信还在给他虚假的人民支持他的谎言,致使穆巴拉克在判断还权于民的时机中失去最佳机会,终于不得不接受“铁笼”审判的耻辱。

当统治者执政时所承担的责任太轻,而所得到的利益又太重,治理的不好责任轻率的可以找到替罪羊,利益之重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社稷不过其私产,甚至天下的女人都可以被其任意玩耍,同时皇帝还带上一顶道德上的高帽子,什么至高、伟大等等一切让人恶心的东西,可以通通冠之于其身,还有比这感觉更好的吗?

权力的俄罗斯大轮盘

查韦斯已担任总统一职长达13年,并计划在今年10月的总统选举中寻求第三次连任。为了突破宪法对总统连任时间的限制,查韦斯直接要求修改宪法,允许总统无限期连任。至此,查韦斯的“称王”之心表露无遗,政治信用受到质疑,委内瑞拉人自然不满。与之相比,俄罗斯总统普京则显得技高一筹。从形式上来说,俄罗斯杜马选举和委内瑞拉修宪公投是两回事,但其实质都是现任国家领导人谋求突破宪法对总统连任时间的限制。只不过普京和查韦斯采取的战术不同。为了避免与宪法冲突,使个人政治信用受损,普京没有通过修宪来寻求连任,而是先使自己领导的政党获取稳固的执政地位,再推出自己中意的接班人,然后继续掌控俄罗斯的政治生活。对于他们而言,权力就是他们生命中赋予最好的信仰,没有了权力,就跟失去生命是一样的。
查韦斯如果真的热爱委内瑞拉,就要早点考虑自己的身后安排。但从来没有哪个独裁者会主动交出自己的权力,也从来没有一个既得利益者甘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除了蒋经国,蒋经国在他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他毅然决定还权于民,让人民来选择他的接班人。这艰难而伟大的一步,使蒋经国完成了从独夫民贼到历史伟人的转变。

如何让独裁者放下权力?

独裁者为什么不敢放弃权力?独裁者大权在握之时,最担心的是他死后所托非人。因为独裁者掌握权力之后,就仿佛骑上了老虎。他利用强权作恶越多,越是感到骑虎难下。如果一旦他失去权力,不仅他自己可能遭到清算,他的家人也凶多吉少。所以他只能不顾一切的巩固强权,到死也没有退路。如果独裁者死了,当然只有他的儿子才最令他感到放心,因为只有儿子才不会清算老子。

统治者怕失去统治,被统治者怕失去生存条件。秦始皇因怕失去生命而遍求神丹,陈胜吴广因怕失去生命而揭竿造反。朱元璋因怕失去皇权而大开杀戒,李自成因怕失去生存而高举义旗。无限权力是一个血肉之躯根本无法长期抗拒的猛烈毒药。一个人无论多么英明伟大,多么意志坚强,长期赖在权力中心最终都难逃权力的毒害,完成从英雄到狗熊,从绅士到无赖,从天使到魔鬼的转变。
 
所以,如何让“可恶”的政治强人放弃权力,以实现最大限度的社会和平“红利”效益,是一个考验政治强人及其他博弈者智慧的问题。人民给独裁者“搭梯子”,好让其在不堪收拾之前体面下台,为改革让路,政治强人的“识趣”,尤其重要。

去年今日的卡扎菲惨死在街上,昔日的萨达姆绞死在皎洁的月光下,穆巴拉克躺在铁笼里受审,这一切惨象只能说明,他们因权力获得而获得,因权力失去而失去。其实专制者不应该害怕民主,而应该害怕革命。革命是不讲道理的,是血淋淋的;而民主是讲道理的,是西装革履的。这至少保住你的性命还有望保住你的财产。独裁者放弃一些权力,革命者也降低一些要求,大家各退一步,政治其实就是妥协的艺术,“袁世凯”与“清帝”的交涉做到了这一点,“清帝”保留了体面,继续住在皇宫,享受远远少于以往的供奉,革命者获得了以往不得染指的政治权力,其实这是相当不错的一种结果,英国不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向现代的吗?

另一方面,我们所力倡的自由民主,除了希望人民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也是为了执掌最高权力者本身的利益。咱们都坐下来,让人民的选票来决定谁该坐上那人人都喜欢的权力的宝座,并且都只能坐四年或八年,并且人民不满意还可以随时把你选下去。这样一种文明的不流血不牺牲人命的政权更替的方式,保证了人民的权利,也保障了统治者的权益。他们不必担心自己会象卡扎菲那样横死街头。(文/风青杨)

  评论这张
 
阅读(829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